•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从森林中兴起的德州医学中心
作者 : 翻译:杨立华 / 魅力Houston网录入时间 : 2014-4-30字体 :

 

休斯顿有全美最大的医学中心和全世界最好的癌症中心MD Anderson,它们可以说是休斯顿的地标。可是你知道它的历史吗?两本休斯顿历史书籍的作者、德州大学健康科学中心认证国际项目的Bryant Boutwell(Associate Vice President),曾经撰文回顾了休斯顿医学中心的前世今生和创始人的故事。魅力休斯顿网特全文翻译了这篇文章(小标题为编者所加),向创始人致敬,也希望读者能借此深入了解休斯顿这座城市,

 

在1976年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John Freeman(下图)满面笑容。他站在德克萨斯大学MD Anderson癌症中心主席Lee Clark的身旁,欣赏着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德州医学中心全景。Clark和他的妻子Bertha,那时住在坐落于Holcombe路上的老Mayfair旅馆的最顶层。那个旅馆当年所占的那片地方,就是现在的MD Anderson的Rotary House International所在地,就在德州大学健康科学中心公共卫生学院护士学院(School of Nursing)的东边。

 


这一天,我跟在Clark和Freeman的后面。他们俩从屋顶的制高点下来,并肩穿过快速发展中的医学中心,去庆祝癌症中心新建的Lutheran医院隔离式病房的落成典礼。原来的癌症医院从1954年3月19日起接收病人,在很短的时间内规模就翻了一番。当摄影师按下快门的时候,他们两人都因为这个成就而显得喜气洋洋。



Anderson留下210万美元建设医学城

 

30年前,我们现在所知的德州医学中心,在Freeman看来可是一副完全不同的景象。是Freeman和他的律师同事——Fulbright和Crooker公司的William Bates上校,建议他们的朋友和客户Monroe Dunaway Anderson(下图)把从棉花贸易中所得的近210万美元的财富放入一个基金会里。一辈子单身的Anderson于1939 年死于中风并发症,清楚地表示希望他的基金会能 “促进卫生、科学、教育的发展,增长并传播知识,以及增进人与人之间的互相理解。” 由于Anderson英年早逝,就留下Freeman和Bates两个人来完成他的遗愿了。

 

正是Freeman和Bates(还有休斯顿的银行家Horace Wilkins)看中了现在的德州医学中心这块134英亩、位于1925年开张的George Hermann医院后面蚊虫猖獗的森林,说这是增开一两家(或许更多)医院的理想地点。他们在1943年12月13号的休斯顿邮报上登了一则广告,促请市民们同意出售那块森林。因为那个时候它由休斯顿市所有,需要市民的同意才能出售。

事实上,是第一个本土出生的德州州长Stephen Hogg的儿子Will Hogg,在上世纪20年代的时候拥有那块土地。但是他将休斯顿医疗分部从加尔维斯顿搬到了新莱斯研究所(1912年开张)街对面的梦想毫无进展,然后由他出钱把那块地又卖回给了市里,就一直闲置着。毕竟,这块地对老休斯顿人来说离市中心太远了,没有什么价值。

Freeman和Bates可不这么看。全民公投通过后,他们将那块森林变成一个医学城的愿景启动了。Freeman,这位土生土长又勤奋的休斯顿人,因为能达成他所设定的每一个目标而享有声望。年轻时他离开休斯顿去了芝加哥上法学院,因为没有钱,他必须想 办法支付上法学院的学费。街上有个人给他提供了一份百货公司的工作,那人就是Marshall Field(美国的企业家,Marshall Field百货公司的创始人——编者注)。Freeman在目睹Field的企业成长的过程中逐渐明白,勤奋工作和拥有远见将会带来什么样的成果。

Anderson的兄弟Frank和妹夫Will Clayton 1904年8月1日成立了 Anderson, Clayton 公司,从农民手上购买棉花,然后销往世界各地。他们刚开始在俄克拉荷马市以9000美元起家,3年之后在休斯顿设立了一个办公室,并在那里积攒了一笔财富。Freeman和Bates都深受他们的朋友和富有的客户Anderson的信任。

德州尺寸的医学中心

 

在Anderson去世后,Freeman和Bates开始了工作,并且留心着各种动向。1941年,德克萨斯州第47届立法机构通过众议院268号法案,计划由德州大学建造和运营一个新的癌症医院和癌症研究部门。Freeman和Bates迅速赶往首府奥斯汀,提议他们可以提供土地和资金将那座医院引进休斯顿,只要新的医院能以Monroe Dunaway Anderson的名字,或者MD Anderson这个简写来命名。

与此同时,Freeman和Bates前往达拉斯,跟贝勒难以为继的医学院接洽,提议贝勒医学院搬去休斯顿,他们可以为搬迁提供土地和资金。达拉斯的西南医学基金会提出给贝勒学院提供一些土地,但同时要求医学院出让一部分的行政控制权;而Freeman和Bates提供土地和资金,但对医学院的管理没有兴趣。由主任Walter Moursund领导的贝勒医学院工作人员对Freeman和Bates的提议展开了讨论,一半人决定跟Moursund一起搬去休斯顿,并于1943年7月12号开了第一个班,就在位于Waugh和Buffalo Drive(现在的Allen Parkway)的美国Sears Roebuck公司旧仓库的临时宿舍里面。留在达拉斯的另一半成为了今天的德州大学西南医学院的核心。

Freeman和Bates还及时说服了在San Jacinto和Rosalee 路交界处、有33个病床的Methodist医院同意搬到他们新的森林里,并且接受了土地和启动资金。Freeman和Bates毫不松懈,他们不知疲惫地工作,以铭记他们的朋友。他们接手Anderson想为休斯顿的医疗事业做些事情的总体思路,建成了一座德州尺寸的医学城。如今,Freeman和Bates已经无法在这里欣赏他们的成就,但是他们以Anderson的名字命名的基金会以他们多年来的奉献精神为楷模,还在继续为这座城市发挥作用。

 

1954年的德州医学中心

 

1970年的德州医学中心

 

现在的医学中心

 

 


 

作者后记

在1976年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年迈的John Freeman站在老Mayfair旅馆的最顶层,他的前额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他注视着癌症医院,前面就是建筑起重机,远处是由市中心的地平线所勾勒出的新TMC建筑。在坐下之前,他最后一次瞄了一下他的左边,欣赏着德州儿童医院德州心脏病研究所St. Luke医院,还有Methodist医院。再过去一些,越过赫曼医院的红色屋顶,他只能勉强辨认出令人印象深刻的七层楼的德克萨斯大学休斯顿健康科学中心建筑,紧邻着赫曼医院。

这一天,我还是Anderson癌症中心的一名新雇员,只工作了24个月,当然没有充分领会到我所经历的那个瞬间的历史意义。当Freeman缓缓站起来时,我扶着他的椅子,他朝我露出感激的笑容。他很高,并且很瘦,但是他的眼睛明亮,笑容也很灿烂。这一刻我一直铭记在心。因为就在那个瞬间,我跟德州医学中心尚健在的创始人四目相对。在刻画我们医学中心历史上的重大事件的时候,John Freeman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他有创造性的远见和他为朋友的梦想所做的奉献也为他增色不少。

仅仅四年之后,他就去世了,享年93岁。他被葬在靠近市中心的Glenwood公墓,跟George Hermann的墓地离得不远。他们两位的精神都将永存。

从George Hermann医院南边的Fannin路往东转,你就会驶向Freeman大道,从这里可以进入德州医学中心的核心区。就在你的左手边,是我们医学院新的7层研究大楼,大厅里有Freeman的纪念展厅。它建在这个医学院第一座二层楼建筑的原址上,以他的名字命名以作纪念。原来的医学院奠基于1972年,主持落成典礼的正是当时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乔治.H.布什,后来的总统。

我们的医学中心到处都是以Freeman命名的礼堂和讲堂,但是现在很少有人知道原因。Monroe Anderson应该会知道。并且毫无疑问,他将为他最信任的朋友为他的梦想而取得的成就而感到惊讶。

 

MD安德森癌症中心其实是一组建筑群,建筑之间以天桥连接。

 


(本文未署名图片来自MD Anderson官网德州大学网站)

 

相关新闻

休斯顿的MD安德森有位超级计算机“华生医生”,被誉为"未来最好的癌症专家"
休斯顿MD安德森癌症中心重回美国最佳癌症医院冠军宝座
史上首例颅骨头皮移植手术在休斯顿医学中心成功完成
全球首例胸腹连体婴在休斯顿儿童医院成功分体

【休城历史】你所不知道的休斯顿中国城的前世今生
【休城历史】你每天驶过的休斯顿城市高速系统是如何规划与收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