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美国高校究竟有没有歧视亚裔学生?知名平权活动家Edward Blum休斯顿解读起诉哈佛大学
作者 : Yan Ke/魅力Houston网录入时间 : 2015-4-26字体 :

 

4月25日周六中午,美国知名平权活动家Edward Blum受休斯顿华裔联盟(HCA)的邀请,在休斯顿举行了一场关于亚裔学生vs. 哈佛大学诉讼案的演讲。这是Blum先生为亚裔社团做的第三场讲座,第一场在新泽西,第二场在纽约长岛。

 


Blum先生是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组织中“公平代表”项目的负责人。这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近期代表亚裔学生向哈佛大学和北卡大学多年来在新生录取时对亚裔的歧视发起挑战,并获得美国多个亚裔社团联名申诉的支持。申诉的理由是:”亚裔在任何一个SAT分数段的名校录取率都是最低的。过去20年,亚裔占本科入学年龄人口比例增加了一半以上,而且综合素质大幅提高,但常青藤学校对亚裔学生的录取比例徘徊不前。这一切都与《独立宣言》所确立的‘人人生而平等’的建国准则背道而驰,并涉嫌违反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平等保护条款以及1964年人权法案。” Blum先生作为诉讼的大力推动者,曾经成功地把四个涉及平权法的相关诉讼案打到美国最高法院并赢了其中三个。
 

相关背景

种族平权还是种族歧视?美国实施平权法50多年争论不断
http://goo.gl/sxxWRQ

美国平权法著名案件:费舍v.德州大学
http://goo.gl/ZPtgRY

   美国大学招生的道德困境

   http://goo.gl/tMivfY

 

Blum先生的演讲约35分钟,讲述了跟平权法(Affirmative Action)相关的几起诉讼案,和他对大学招生中歧视现象的看法,并用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回答现场观众的踊跃提问。信息量很大,请看魅力休斯顿网的现场视频报道(腾讯视频可看上集下集):

 

 


 

演讲结束后,HCA的会长孙盈盈向Blum先生颁发了感谢他支持的精美纪念品,令他深感惊喜。

 

 

 

 

被起诉的高校,无论是德州大学或哈佛大学都用学生群体的多元化作为辩护。在回答魅力休斯顿网提出的“多元化对您意味着什么”时,Blum先生的答复是:“我认为多元化不应该指肤色。多元化应该看你来自哪里、是什么生活背景等这样的事情。多元化来自每个学生的经历”。

对于这次演讲和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正在进行的诉讼,HCA的理事、律师曹青桦认为,诉讼非常有意义。这次的诉讼与以往不同的是,原告方提出大学录取根本就不应该考虑种族因素(比如Last Name都无需写,每个申请的学生只是一个号码,完全看个人具体情况决定是否录取),诉求跟之前的诉讼美国高校歧视性录取的案子完全不同。如果亚裔学生vs.哈佛大学能在最高法院打赢,成为案例,将具有划时代意义。此事对于亚裔来说,意义更是重大。亚裔学生再也无需比其他族裔在SAT上高几百分才能被录取了,诉讼将会彻底终结这种状况。对于只考虑学生综合表现,而不考虑种族因素,是否会降低校园的多元文化?曹律师认为:第一,多元化不是目的;第二,不能用一种不公平解决一种我们不喜欢的现象。应该有政策帮助那些无法入学的少数族裔,让他们一样能够符合大学准入水平,提高他们的能力。总之,法律上不能以种族为标准,教育机会应该人人平等。

 



在德州医学中心工作的刘先生也持相似看法。他认为美国应该在基础教育(特别是早期教育)和义务教育阶段大力支持低收入家庭和少数族裔家庭,让他们有足够的能力进入大学。因为如果因照顾的原因进入大学,这些学生很可能因实际能力不足,而无法完成学业。不考虑种族因素的同时,可以考虑其他因素。如一个家庭中一个大学生都没有出过,在录取上可以适当倾斜,而不是一刀切的看肤色。他认为,现在美国主要的问题不是种族问题,而是贫富差距问题。黑人、拉丁裔学生中有许多人的家庭环境非常好,不应该受到照顾。

对此诉讼案,华人观点不一。现场一位听众、也是一名高中毕业生的家长在讲座后接受魅力休斯顿网的采访时谈论了自己的看法:“作为家长,我的孩子高中毕业,正要上大学,我们也到大学去看了。亚裔学生在好的学校占了很大的比例,已经远远超出亚裔在美国的人口比例。如果硬说学校歧视亚裔,我觉得很难说得清楚。特别是国际学生越来越多,亚裔面孔比例明显提高。但在对我女儿录取的具体做法中,我确实发现对亚裔有不公平的现象,就好像Blum在演讲中说到的。作为家长,会觉得很冤枉,为何自己的孩子挺好,但进不去?

但要怎样去改进录取方法?我觉得,从大的方面来说,学校也有他们的道理,要平衡一些学生的族裔,希望多元,而不是单一。从我个人来说,学校在录取上,对亚裔做得确实不合理,结果导致亚裔之间互相竞争。从整体来说,社会怎么平衡这些因素,我没有具体的概念怎么做是对的。比如一定要把亚裔的比例再提上去,会不会把其他的种族排除出去了?这是一个两难的局面。

无论如何,Blum们的工作值得尊敬,做这些事情需要奉献精神。但这场演讲没能完全说服我。比如他说到,犹太人在哈佛的比例,从曾经的30%降到10%左右。那么犹太人自己是怎么理解这件事的?如果哈佛大学控制比例不对,为什么犹太人这些年来不抗议、恢复到30%?这个问题其实是比较复杂的。我女儿的高中一半都是亚裔,我觉得也没什么好处。有人说白人在大学占大多数为什么大家觉得正常,亚裔占多就觉得不正常?因为美国总体来说白人在人口中就占大多数,在学校里占大多数也很自然。亚裔不是这种情况。”

 

据纽约时报报道,Blum曾说自己“是‘一个人的组织’,‘以低成本,高产量’的方式挑战各种基于种族考量的政府项目。为他提供资金的个人和基金会可能有十几个之多,这些资金主要被用来支付律师费,他说。在路透社一篇介绍布鲁姆所做工作的文章中,Joan Biskupic发现,他的捐助者包括像Lynde and Harry Bradley Foundation和Searle Freedom Trust这样的保守派团体。”

 

记者手记
By Yan Ke

哈佛大学教授Michael Sandel的公开课“公正(Justice)”在中国风靡一时,是最受欢迎的公开课之一,也是哈佛历史上累计学生人数最多的课程之一。在此课程中的第九节里谈到了美国的Affirmative Action。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任何一个持续良久的社会现象,都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它引出的问题是如此之多:“Should we try to correct for inequality in educational backgrounds by taking race into consideration?Should we compensate for historical injustices such as slavery and segregation? Is the argument in favor of promoting diversity a valid one? How does it size up against the argument that a student’s efforts and achievements should carry more weight than factors that are out of his or her control and therefore arbitrary? When a university’s stated mission is to increase diversity, is it a violation of rights to deny a white person admission?”

何为公正?如何才能实现公正?相信每个人都会给出自己的解读与答案。

 

【延展阅读】
美国主流媒体对Edward Blum的报道

 

纽约时报(2014)
《被大学拒了?可能是你的种族不对》

NBC(2013)
《Meet the Supreme Court matchmaker: Edward Blum》

NPR(2013)
《Force Behind Race-Law Rollback Efforts Talks Voting Rights Case》

纽约时报(2012)
《One Man Standing Against Race-Based Laws》

路透社(2012)
《Special Report: Behind U.S. race cases, a little-known recrui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