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 城事
  • 房产
  • 公园
  • 第四城
  • 保险
  • 展馆
  • 德克萨斯州
  • 医疗
  • 节庆
  • 中美教育
  • 德州高校
  • 美食
  • 美国派
  • 人物
  • 社区
  • 公益创业
  • 育儿家居
新奥尔良的狂欢节(Mardi Gras)
作者 : 艾小柯录入时间 : 2013-1-16字体 :

 

编者按——艾小柯是 一名网络上的知名影评人,也为多家杂志撰稿。南开大学毕业后赴美研读经济学,曾就职于旧金山。2010年移居澳大利亚,目前住在墨尔本。热爱电影和文学, 散文集《流浪者的乡愁》即将出版。作为一名新奥尔良的热爱者,她将带魅力Houston网的读者领略一下新奥尔良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Mardi Gras。


新奥尔良一年里的快乐顶点,要数每年初春的狂欢节Mardi Gras。



狂欢,最早是被法国殖民者带到新奥尔良来的假面舞会和街头游行,完全符合法国贵族们饕享肉欲纵情声色的需求,尽管时不时地被法律所禁止,也总在解禁之后立刻如春风野草,来势汹汹。

近代的狂欢节正式确立在1857年。从密西西比的莫比尔市和阿拉巴马州来的六位生意人在法国区的某家餐馆里创立了一个秘密组织,叫“神秘寻欢客俱乐部”。从此,这支俱乐部开创的花车游行传统就在新奥尔良保存下来,经历了美国南北战争、二战、飓风洪水、政治动乱,狂欢绵延不惜,游行经久不断。1870年,“第十二夜”俱乐部创立,正式确定了圣诞节后的第十二夜为每年狂欢节季度的起点。两年后沙俄大公的来访又催生了另一个重要的“皇家” 俱乐部,每年都由社会名流参选,选出当年狂欢节的“国王”、“王后”。皇家三色——紫、绿、金分别代表正义、忠诚、威力——被钦定为狂欢节的正式主题色。10年后,“皇家”俱乐部的“国王”和 “王后”双双在“神秘寻欢客”俱乐部的假面舞会上隆重亮相,两大朝廷的高峰会晤后来发展成一年一度的经典节目。至此,新奥尔良狂欢节的传统大致成型。



狂欢游行最壮观声势最浩大的一天是最后的“肥胖星期二”,在此之前两个礼拜,每天都至少有一场花车游行,风雨无阻。“肥胖星期二”这一天花车从上午就开始从上城向法国区行进了,延绵不断直到夜幕降临,既是高潮也是终点。“肥胖星期二”后是“圣灰星期三”,基督徒们要到教堂去为狂欢赎罪,接受神甫在额头上点的“圣灰”画成个十字。从此斋戒四旬,禁欲忏悔,直到复活节。


我乐得全城放假一个礼拜,便和朋友同去城里凑这大快活的大热闹。我们查了一知半解的游行路线图,坐着响叮当的街车从上城出发。一路上司机大叔兴致高昂,把车铃拉得铛裆响,撒下一路欢歌。整个车厢奇装异服充斥如同鬼节的化妆舞会,我一边啧啧赞叹,一边探出头去看路旁豪宅抢眼的装饰灯。

街车只开半路便停下,前面已是交通管制的游行地带。我们跳下车,加入望不到尽头的人潮,挥舞着双手等待花车队伍。那些由大轮拖拉机牵引色彩斑斓的花车都有一个主题, “泡沫女神”是一群浑身上下穿着闪闪发光面料服饰,戴着羽毛面具的美女,她们站在装饰成一个巨大白色浴缸的造型中向周围游人分发塑料珠子和各种小玩具;“摇滚乐团”的花车上耸立着猫王的巨大塑像,两旁的金色“笼子”里有两位身穿粉红迷你裙,脚蹬白色高筒长靴,脸戴白色滚边黑墨镜的金发美女在边唱边跳边扭;Rex皇家游行是各国的皇室造型大展览,国王皇后公主一车一车又一车。

 



整个圣查尔斯大街人头攒动,花车所到之处塑料彩珠和小纪念品漫天飞舞,塑料杯、毛绒玩具、T恤衫、橄榄球、哨子、飞盘、梳子、塑料钱币、水果糖、带羽毛的印第安人竹竿标枪等各种希奇古怪的东西如雨点洒落,疯狂的人潮伸出手又抢又要,音乐声口哨声喝彩声交相辉映。不同主题的花车还有收藏级别的特定纪念品,比如“女神”闪闪发光的高跟鞋,印第安部落“Zulu”的椰子,“皇家俱乐部”的皇冠等。每当这些宝贝一出,人群的疯狂就达到高潮,大家拼命挥动手臂并高声尖叫,漂亮女生坐到男友的肩膀上增加可见度,有小孩的家长把自己可爱美丽的宝宝举过头顶,穿着奇装异服的赶紧涌向花车吸引拿着宝贝那位仁兄的眼球,整个圣查尔斯大街热辣沸腾,一波涌过又是一波。花车之间是各个学校团体的桑巴舞队伍,不管黑的白的肥的瘦的大的小的,姑娘们都穿上闪闪发光坠满亮片的统一服装,满面微笑的舞着扭着,脚下的小皮靴频频磕着水泥地面,和着后面的鼓乐节奏发出“锵、锵”的脆响。鼓乐队的年轻学生们也穿上帅气有形的制服,卖力的吹响号角。要是游行在傍晚进行,还会有背着小煤气罐举着燃烧汽灯的年轻小伙子边走边舞手中的巨大铁棒,花活练得好的会不断得到路人塞来的小费。



2006年。卡特里娜飓风后,人人都说新奥尔良完蛋了,这一年的狂欢节也要取消了。但二月底,新奥尔良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如期来临。狂欢不但没有被取消,时间安排也与往常完全一样,一天的庆祝都没有减少。就连节前的宠物狗游行也在法国区照常进行。

尽管如此,游行的规模比往年还是小了很多。我与往年一样高举双手尖叫狂呼着去抢花车队伍上丢下来的彩色珠子与毛绒小玩具,可心里总有那么一丝不甘,一点遗憾。直到礼拜四迎来了“群众最喜闻乐见”的女神(Muses)花车游行。

女神们的花车与往年相比规模相当,在主题上更具有政治讽刺意味。新奥尔良人在这个时候把他们对小布什,对联邦紧急应变管理总署与政府的不满痛快淋漓的表现出来。我抢到很多彩色的小卡片,回家一打开发现竟然都是政治漫画。卡片上小布什,美国联邦紧急应变管理总署的执行官与路州州长都被描绘成头上长角的魔鬼,看着新奥尔良的市民在洪水熬成的苦粥里煎熬而无动于衷。当然,政治讽刺只是副产品,狂欢,庆祝生命,还是最主要的的。

经历了飓风的新奥尔良,还有一百多年历史的狂欢节,不管狂欢的人究竟是谁,也总要年复一年的进行下去。这个世界上的新旧交替斗转星移都是如此,不知道那些波旁街上疯狂展示身体的女孩子们,是否也是怕年华老去而趁青春最后狂欢呢?

我闭上双眼,努力赶走头脑里对青春流逝的感叹。狂欢节不是哀叹的节日,悲伤也并不会还给我那些失去的岁月。狂欢结束之后还有新的生活要去奋斗去争取,没有结束怎么有新的开始?

所以,忘记那些过往吧,忘记飓风与洪水,忘记所有的惆怅悲切慨叹,在诺拉最狂热的呼声里释放自己。因为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2013年新奥尔良狂欢节于2月中旬举行,日程表可见